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骚妇素芬
骚妇素芬

骚妇素芬

素芬自从上次被九个老乞丐轮暴后,觉得自己简直没脸见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居然主动到老乞丐那破破烂烂的家里让九个老乞丐给轮暴了,还怀了不知是哪个老乞丐的种,自己真是一点底线都没有了其实她心里也清楚,自己每次做爱都任由人家内射,却从来不採取避孕措施,被搞大肚子是迟早的事,因此对怀孕是有着足够的心理準备的。但是,带着有孕之身在公司工作,素芬总觉得大家在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尤其是那些平时嫉妒自己的女同事,不知道她们盯着自己的肚子在八卦什幺新闻。
  想到这里,素芬就开始头疼,弄得自己不能安心工作了。还是趁肚子还没有变化,紧张把这胎拿掉吧,这种事,宜早不宜迟。可是,怎幺拿掉这一胎呢。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和那些意外怀孕的女孩一样,找家正规医院,做个手术;第二种嘛,就是再找帮男人狠狠的轮暴自己,把自己干到流产为止。
  考虑来考虑去,找男人把自己干到流产虽然符合自己的心理,也十分的刺激,但终究对身体伤害太大。自己还很年轻,以后还会有成千上万根肉棒等着自己去尝试,没必要为追求把自己干到流产的刺激而伤了自己的性器官。还是稳妥些找家正规妇科医院做个手术算了。
  素芬心想,为自己做流产手术的医院一定要精心挑选,第一要医技精湛,能万无一失的做好这次手术,一次性解决问题,不留后遗症,也不能影响自己以后做爱,第二不能有熟人出现,要把熟人出现的概率降到最低。第三只能在公司所在的城市里,因为到其它城市的医院意味着素芬要请长时间的假,这样会耽误工作。
  经过反复筛选,素芬选了一家座落在新开发区的医院。这所医院虽然是新开的,但短短的时间里就树立的良好的品牌,可见其医术不差。
  这家医院地处偏僻,新开发区本来就少有人烟,再说这所医院是私立的,价格昂贵,一般人消费不起,这样一来,更是很难遇到熟人了。不过对于素芬来说,钱根本不是问题,只要满足她的要求,多少钱都肯花。
  既然已经不在乎花多少钱了,素芬乾脆要求手术时间由自己来决定,反正是私立医院,只要多花钱,就一定尊重患者要求的。于是素芬约在了晚上进行手术,进一步降低遇到熟人的概率,「这样应该不会暴露自己打胎的事了吧。」到了约定手术的那天,素芬找了个藉口早早下班回家,痛痛快快的洗了把澡,然后开车到了医院。因为约的时间很晚,素芬就把车停在医院里,自己閑得无聊,就一个人在附近走走,打发打发时间。
  这家私立医院地处偏僻,周边没什幺商场可逛。附近只有一处工地,但似乎没有人。素芬想起,前不久电视上报导到,因为工地离医院太近,影响病员休息,造成了医院与施工方的矛盾。经有关部门多次协商后,施工方做出让步,同意只在白天施工,晚上撤走人员不施工,以保证医院周围安静。
  素芬走到那边,冷冷清清,只有各种机械静静的摆在那里,一点意思都没有。一阵凉风吹过,素芬觉得有些冷,是啊,已经过了中秋节了,自己还穿着黑色深V领的无袖T恤和黑色短裙,当然会觉得冷了。还不如回医院去等时间呢。
  这时,素芬突然看到一个赤裸着上身、穿着裤头的建筑工人走了出来。他肩上搭了条毛巾,手上拎了桶水,哦,好像是出来洗澡的。素芬一向对精壮的男人有好感,反正左右无事,乾脆停下来欣赏壮男。
  这个建筑工人的确很高大很结实,粗犷硬朗的身形,棱角分明的肌肉,黑黝黝的肤色,令素芬为之十分动心。若不是待会儿要去医院做手术,说不定素芬会去主动搭讪他。
  这个男人没有发现素芬,他以为这里没有人,就脱下了裤头,露出硕大的肉棒,用毛巾在桶里醮水开始洗澡。
  素芬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男人巨大的肉棒,心想:好家伙!还没有硬起来就这幺大,若是给他点刺激,会大到什幺程度呢?若是这根大肉棒插到我下边,我吃得消吗?
  其实素芬离这个男人并不远,只是晚上工地上只有高塔上有一盏工业照明灯。虽然很亮,照得工地上大多数地方都是雪亮的,但素芬刚好站在一台挖掘机的影子下,身上的衣服又全是黑色的,所以不注意看的话,是看不到的。
  不一会儿,这个男人就洗好了。工地上的人洗澡十分简单,用带水的毛巾全身上下撸一把,然后用桶水一沖,就算是洗过了。洗完后,他却没有回去,反正向素芬走来。
  难道被发现了?素芬紧张起来,这个男人浑身赤裸,要是被他发现自己欣赏了他的裸体,他会怎幺样呢?
  不过直到这个男人走到挖掘机影子下,都还是没有发现素芬。他拎着自己的肉棒,对着挖掘机的角落开始小便了。
  原来他是到找个隐蔽的角落小便,也是啊,在灯光下小便的确彆扭,男人嘛,就是喜欢随地小便,没什幺大不了。但是,他可不知道,身边就站着一个性感清凉的美女,就盯着他正在小便的的肉棒看呢。
  由于离得近,素芬这下看得特别仔细,原来他的肉棒是黑色的,特别粗壮,龟头正有力的射出尿液,尿得老远,溅得地上到处都是。若是射出的是精液,一定很有冲击力。素芬一边看着,一边想着,不知不觉下边就湿了。忍不住夹紧双腿,上下磨擦,然后不小心动了一动。
  「谁!」这个男人猛一转头,盯着素芬,素芬吓得「啊」了一声。
  「有小偷!不许跑!」男人大喝一声。
  这时,不知从什幺地方又跑来一个男人,用一个刺眼的手电筒照着素芬,素芬被刺得闭上了眼。
  「大老张,你有没有搞错!这是你叫的鸡吧,长这幺漂亮,跟仙女似的。你是不是发横财了,居然叫这幺漂亮的鸡。」手持强手电筒的男人说道。
  「呸,我才没有召妓呢。这女的鬼鬼崇崇的站在这里,一定是个小偷。」原来这个随地小便的男人叫大老张。
  「我看不像,长得也太漂亮了。再说,你看她这娇滴滴的样子,搬得动这些重建材吗?」「小梁,你我守在这里多少天了?总是丢东西,小偷又逮不着。你想这个月还扣工资吗?」「你的意思是把账赖在她身上?不太好吧,人家长得跟仙女一样,我可捨不得送派出所。你瞧她这身材,这模样,这大白腿,真火辣。」小梁明显比那个大老张好色。
  看来,他们是看守这片工地的人。素芬弄清楚之后定了定神,解释道:「我不是小偷,没偷东西。」「没偷东西?那这幺晚到工地上来干什幺。小梁你看好她,我去穿件衣服,马上送她去派出所。」大老张想起自己还是光身子,于是急着回去穿衣服。
  素芬几乎快哭了,一时贪恋壮男,被人当做小偷了。不过这幺晚跑到工地上的确会被人怀疑在偷东西,但自己只是偷看男人而已,现在跟他们根本就说不清。难道真要被他们送去派出所吗?若是被当成小偷送到派出所,以自己对公安部门的了解,不是小偷也会逼供成小偷。自己在这座城市一个亲人都没有,唯有请公司高层来救自己。若是公司高层问这幺晚到那幺偏远的工地干什幺,自己还是无法自圆其说。总不能把自己打胎的事和盘托出吧。那自己的形象就彻底全毁了。天啊,真的天亡我也吗?
  「啊,我真的不是小偷。求求你,放过我吧。」素芬拉着小梁的手,带着哭腔哀求道,希望这个小梁可以做主放过自己。
  「美女,你求我没用啊,我哪敢逆着大老张的意思。再说你这幺晚到我们工地上来,也的确像来偷东西的。」看得出,这个小梁挺怕大老张,但是听口气,小梁似乎对自己还是同情的,当然这里主要是自己长得漂亮的缘故,既然小梁有意放过自己,先看看他什幺意思。
  「可我明明不是小偷嘛,你刚才不也说不能把账赖在我身上吗?」「那你总得告诉我们你来干什幺的?」是啊,自己的确要解释清楚自己是来干什幺的,但是,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来打胎顺便到工地上闲逛吧。刚才好像小梁说自己是召来的妓女,何不顺得他的意思,这样比较有机会说服他。
  「我?我,我是,这幺,嗯,嗯,我是来做生意的。」没办法,现在这种情况,素芬宁可自己被认为是妓女都不能被当成小偷。
  「我说吧,哪有这幺漂亮的小偷,女的要这些建材干什幺,很明显你是个妓女嘛。」小梁很高兴,这个美女终于承认自己是妓女了,自己的判断没错。
  「是是,我是做这个生意的。天黑走错了地方。小梁哥哥,放了我吧。」素芬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
  「我知道你不是小偷,但不行啊,大老张不同意啊,除非 」「除非什幺?」素芬心想只要小梁提出条件,什幺都好办,自己要钱有钱,有色有色,大不了主动献身让人家爽一爽了。
  「除非你证明自己是个妓女,这样大老张一定会放过你。」这年头,有人被要求证明你妈是你妈,有人被要求证明自己还活着,现在,素芬得证明自己是个妓女。
  素芬长舒了一口气,很多男人在干自己时都说自己像妓女,这个证明应该不是难事吧。但是,怎幺证明呢?应该先做什幺呢?素芬虽然淫蕩,但终究没有做过妓女,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做,感觉无处下手。
  「妓女卖春时,应该会先替男人脱衣服吧。」素芬猜想,于是蹲下来替小梁解裤子。
  刚刚解开裤子,一根硬绑绑的肉棒就弹了出来。哦,原来小梁早就硬了。
  「小梁哥哥,你的鸡巴好大,这幺硬了,是不是刚才都想干我了。」素芬想表现得淫蕩些。
  「嘿嘿,我没洗澡呢。」小梁有点不好意思,「美女,我先洗洗吧。」「哦,没事的,我不介意,我是妓女嘛。」素芬心想再髒的肉棒我都没问题,「还有,请叫我婊子吧!」「啊,你说什幺?让我叫你什幺?」小梁很意外,但更意外的是,素芬毫不犹豫的张嘴含住了小梁的龟头,做得相当自然。
  「啊,好爽!美女,你会口交,真棒。」
  素芬用舌头缠着小梁的龟头,上下转动,然后裹紧肉棒,用力的吸着。
  「啊,啊,美女,太爽了,你口技真好 」小梁不由得抱着素芬的头,想向里深入。
  素芬用力的打开小梁的双手,吐出肉棒,假装生气的看着小梁。
  「你,你你,你你 」前一刻还在婉转口交,这一刻却冷若冰霜,小梁看着素芬,又惊又怒。
  「我什幺我呀,我刚才让你叫我什幺呀?」
  「嗯,婊 子 」小梁迟疑着说。
  素芬脸上绽放出花一样的笑容,她张开嘴巴,将小梁整根肉棒都含了进去。
  「你还真是个婊子!」小梁大声骂道。
  素芬只要一被人骂婊子就兴奋,阴道里就不由自主的流出淫水,整个大脑都变成淫蕩起来,心想,叫我婊子的也不止你一个了,再多你一个又何妨。再说,婊子也不是白让你叫的,你叫了我婊子,就等于承认我是妓女啦。
  小梁虽然看上去挺年轻,但性经验却很丰富。他一手抓住素芬的头髮,把素芬的嘴巴当阴道一样,用自己的肉棒干着。他干得很有技巧,每次都顶到喉咙向里一点点,就马上收回来重新插,这样利用素芬的喉咙反复刺激龟头。素芬也感觉出这个小梁是个性爱高手,又惊又喜,主动配合他,不断的吞咽着,口水从嘴角溢出。
  这时,大老张回来了。他吃惊的说:「小梁,我叫你看好她,你怎幺干上了?」「大老张,这婊子长得虽然漂亮,但骨子里贱得很。可不是我要干她的。」小梁说完把肉棒从素芬嘴里拨了出来,「你自己说。」素芬轻咳了几下,吐出一大口口水,喘了下气,轻声说:「我不是小偷,不要把我送到派出所。我是个妓女,我可以证明我是妓女。」小梁一把抓起素芬的头髮,「大声点!」「啊呀!」素芬痛得叫了一声,「我是个妓女,我是来卖淫的。」「看!她是个妓女,不是小偷。」小梁说。!
  「这怎幺行!好不容易逮到一个,送派出所我们就好交差了。」大老张只想着交差素芬刚想说什幺,小梁抢着说:「大老张!这婊子长得不赖,在外头行情至少也得800块一炮,我们一人干她几炮,赚的!」「对啊!只要别把我当成小偷,我今晚免费让你们玩个够,保证让你们爽彻底。只要你们敢玩,我就敢做。我可以陪你们玩任何方式的性爱,玩我的方式你们随便定!想干我几炮就几炮。」素芬心想,只要不把自己送到派出所,就算陪他们玩性虐都愿意。
  「你看,多骚啊。」小梁竭力说服大老张,「哥,平时我都听你的,这次你就听我一次吧,这货色真的很不错,估计可以干她深喉都没问题。」「是啊,我可以深喉的,你们把大鸡巴插到我喉咙里,不,一直插到我食管里来吧,直接口爆我,我全吞下去,没问题的!」「看看,真的百分百是个鸡,不是小偷。她还知道深喉,还口爆,吞精,绝对是个鸡啦。」小梁苦苦求情,不过素芬知道,小梁只是想趁机玩弄自己罢了。
  「要不这样,我伺候你们,玩得开心了,就放了我,我也不要钱,就当免费为两位哥哥服务。若是我做到不好,不能令两位哥哥满意,就送我去派出所,好不好?」素芬天成就是谈判高手,尤其跟男人谈判。
  「嗯,这也行,就当是验验货了。」大老张终于鬆口了,「咱可丑话说前头,要是把咱哥俩伺候爽了,就可以放过你,要是伺候不爽 」「就直接把我当小偷送去派出所好了,玩也白玩!」素芬抢着回答。
  「好啊,开始吧,我看你怎幺证明你是妓女。」素芬如释重负,事情总算有转机了。不过要证明自己是妓女,想想都好笑。不过既然走到这一步,就得硬得头髮走下去。
  素芬走到大老张面前,弯下腰来,伸手替大老张脱下裤子,刚想替他口交,不料被大老张却冷冷的说,「妓女怎幺不先脱自己的衣服?」素芬愣了愣,对啊,应该先脱自己的衣服才对。既然是卖淫,那等于是做生意,做生意当然是卖方先把货给买方看啊。做妓女更应该把自己先脱光让人家验验货了,哪有不脱衣服的妓女啊。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不过素芬头脑灵活,转得快,赶紧解释说:「我做生意时,熟客都喜欢亲手脱掉我的衣服,还是用撕的,说这样更有强暴的感觉。不过各有各的嗜好,既然你们不喜欢,那我自己脱好了。」话音刚落,大老张就扑上去扯住素芬的深V衣领,用力向左右一撕,将T恤撕成两片,然后扬手向后一挥,素芬的T恤马上就无影无蹤了。
  素芬万万没有想到这件进口的世界名牌T恤的品质这幺差,居然这幺简单就被撕成两片了。
  「喔,你好粗暴啊,我好喜欢。」大老张的粗暴令素芬十分满意,她向后退了两步,双手背过去解开胸罩扣,学着大老张的动作将胸罩用力向背后扔了出去,媚眼如丝的看着大老张,「来啊,别客气,对人家粗暴点,别怜香惜玉,我很骚呢。」「好大的奶子!」小梁叫了一声。
  素芬低头看了一眼,自信的笑了。「喜欢吗?那还不快过来爆乳,来啊,挤爆她们。」素芬立刻被大老张扑倒在地,奶子被大老张双手握住。「哦,你的手好大,好粗糙,居然能把我的大奶子完全握住。」素芬呻吟了一声,在她的记忆中,好像还没有人能完整的握住自己的豪乳,这个大老张的手真大,而且这幺粗糙,好舒服,被这双粗糙的大手这幺挤来摸去,很快来了感觉。
  「小梁,这奶子的确不错,圆圆的翘翘的,很有弹性,你也来试试。」大老张邀请小梁一起分享。
  「你先玩,我想玩她的逼。」小梁说。
  接着,短裙被小梁解开一个小口,然后小梁用力的撕破了短裙。素芬一阵子兴奋,阴道里流出了淫水,她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双腿。
  「快点,快点,我来感觉了,撕掉我的内裤吧,快点撕掉!」素芬的奶子被大老张侵犯着,已经来感觉了,短裙一破,立刻双腿之间凉叟叟的,有了强暴的感觉。
  紧接着,最后一块遮羞布——内裤——也被扒了下来,不知道被扔到什幺地方去了。
  「对,对对,就这样,强暴我!爱死这感觉了。」素芬激动的说。
  「妈的,这婊子身体很敏感,才弄了几下,她逼里就出了这幺多水。」小梁将自己的中指插入素芬的阴道,大拇指和食指则在素芬的阴蒂两侧划动着。
  「嗯,嗯嗯,呵,嗯哼,嗯,好,好舒服,但,但是,这样不够啊。」素芬发出诱人的呻吟。
  「看看这乳头,都充血红涨了。」大老张对自己的成果很满意。
  「是啊,简单弄了下,她就流出这幺多淫水,看,她还说不够呢。」「不够?这简单,我来狠操她,看她够不够!」大老张一把推来小梁,将肉棒对準素芬的阴道。
  很明显,这个大老张虽然粗暴,但性爱方面并没有太多技巧,只知道蛮来。也不管素芬是否吃得消他的大肉棒,就硬生生的插进去了。
  「嗯!」素芬一声闷哼,她刚才偷看大老张洗澡时就知道大老张有根异常雄壮的肉棒,有些心理準备,但这根肉棒插进来时,还是让素芬吃不消。若不是素芬阴道里已经流出了大量淫水,而且早已主动把两腿张到最大,只怕这肉棒会卡在阴道里。」「我操!好紧!爽!」大老哥叫道。
  「啊!呀!好大!好大!哥哥,你的好大,干死我了。」素芬淫叫道。
  「小梁,这的确是个极品逼!我鸡巴这幺大,一般女的根本受不了。」大老张一边狠命的抽插着,一边对小梁说。
  「大老张,你悠着点,你一上来就干了个通透,把她玩残了等下我怎幺办?你鸡巴这幺大,每次拾你的二手货真是太亏了。」小梁担心素芬的阴道被乾鬆了待会儿自己爽不了。
  「你担心就一起上啊!我又不是只有一个逼可以干。」素芬甜甜的笑着。
  「对呀,这婊子又不是只有一个逼可以干。」小梁笑嘻嘻跑到素芬头部,一个深蹲,将自己的肉棒塞入素芬嘴里。
  对于小梁的肉棒,素芬刚才就已经领教过,虽然没有大老张那幺奇大奇粗,但也算上等男根,有着相当的长度,可以很轻鬆的干入自己喉咙,加上小梁刚才短暂的表现使素芬相信他是个性爱经验丰富的男人,所以很愿意让他深喉,于是张大了嘴巴,主动调整好角度,任由小梁干入。
  「妈的!我什幺时候同意过一起干她了。」大老张很不满意,于是连连发力。
  「哥 哥哥,干死我了,太大了 」接着素芬再也说不出话了,因为小梁刚才只是拨出肉棒做最后一次调整,然后用力一坐,双手抱紧素芬的头部,阴囊紧紧贴在素芬的脸上,毫无疑问,小梁的龟头已经插入素芬的喉咙。
  「呜 呜 」素芬满脸欢愉。
  小梁果然是个玩弄女人的高手,他将龟头又稍微拨出一点,用手勒住素芬的脖子,让龟头卡在咽喉处,然后不再用力,既不拨出,又不深入。这样,随着大老张卖力的抽插,带动素芬的身子一动一动的,咽喉被迫反复吞咽着小梁的龟头,带给小梁极大的刺激。
  「哈哈,爽!真爽,这种玩法最带劲。」
  「妈的!我这幺卖力干,倒让你小子爽了,我操!」大老张见自己被利用了,极为不满,于是把怨气全撒在素芬的阴道上。他加快的抽插速度,不再追求干得有多深,但每下都将素芬的阴道壁上的嫩肉都干得翻了出来。素芬随之被迫加快了吞咽小梁龟头的频率,在这种刺激之下,素芬感觉自己浑身来电,要高潮了。
  这次高潮恐怕是素芬所有性爱经历中来得最快的一次,她两腿紧紧勾住大老长,双手抱紧小梁,闭上双眼,喉咙里发出怪声。
  小梁反应最快,见素芬高潮要来,于是大喊一声:「这婊子要高潮了,老张我们一起搞她!搞死她!」说完狠狠一沖,鬆开勒住素芬脖子的手,用力将肉棒满满的插了进去,整个龟头沖入素芬的食道。而大老张也不示弱,整个身体向下俯压下来,发疯了般的加快抽插速度,最后狠狠的干入素芬阴道的最深处,硬生生的顶开狭窄的宫颈,刺入素芬的子宫。
  强烈的高潮使素芬全身绷直,全身如过电一样痉挛,接着猛烈的抽搐起来,大量的淫水从下体涌出,但由于大老张那根硕大无比的肉棒紧紧的插在素芬的阴道里,淫水无法直接流出。大老张和小梁似乎约好了似的,同时拨出各自的肉棒,积压在阴道里的淫水汹涌喷出,居然跟射精一样喷了出来。由于两根插入自己体内最娇柔的两个地方的肉棒同时拨出,素芬的身子从全身紧绷到突然全身变软,一时适应不了,加上长时间的深喉导致的窒息,居然高潮着晕了过去。
  待素芬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大老张抱着坐在很狭小的操作室里。素芬紧张得看了看四周,四周一片漆黑,而且明显感觉到在上升。
  「这里哪儿啊?你,你要干什幺呀?」素芬不安得问道。
  「还是小梁点子多,我来试试一个新玩法。」大老张诡异的一笑。
  「原来,你和他常常一起搞女人啊。怪不得刚才配合这幺好,都把我搞晕过去了。」听说是玩新玩法,素芬立刻忘了危险。
  「贱货!刚才玩得爽不爽!」
  「能不爽吗?这次一定要更厉害才行。狠狠的干我!」素芬主动搂着大老张的脖子,亲了他一下。
  「哈哈,你果然够骚,这下一定如你所愿。」
  这时,操作室停止了上升,大老张将素芬放在座位上,压了上去。
  「哦,原来这是塔吊啊,你把我带到塔吊上干什幺,啊 」素芬还没有说完,阴道就被大老张的大肉棒给顶来了。
  「啊,你居然要这幺干,不行不行,饶了我吧,这个玩法,我的小逼会被干爆的。」素芬猜到了大老张想干什幺,不由得兴奋起来,这个办法好啊,想出这个点子真是天才。
  可是,塔吊操作室空间狭小,素芬又被这个壮男死死压在座位上,根本动不了,不过,素芬也没想真动,只是象徵性的挣扎了几下,进一步勾起大老张的兽欲,就放弃了抵抗。
  大老张见已经把素芬固定好,就鬆开操作杆,操作室快速下降。!
  「求你了,我会被玩死的!这个太厉害了。」素芬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下体不由得又开始涌出淫水。
  「贱货!你他妈不是个婊子吗?怎幺这点也不敢玩了?」大老张的破口大駡使素芬很受用,于是主动紧紧抱住了大老张。
  「是啊!我他妈逼就是个婊子!一个烂婊子!好哥哥玩死我吧!这逼本来就不值钱,也不知道多少鸡巴插过了。来吧,给我最爽的,操烂我!我是个不要脸的超级淫蕩的贱逼!」「贱货!去死吧!」大老张猛得一拉剎车杆,塔吊操作室骤然减速。
  「我操!」
  操作室从快速下沈转为急聚减速,巨大的惯性使得大老张的身体死死压住素芬,大老张的巨大肉棒借着惯性彻底贯穿了素芬的子宫,龟头甚至死死的顶在子宫壁上。素芬觉得自己的肚子几乎都要被大老张的肉棒给刺穿了。
  「啊!!!!!」素芬爽得整个脸都扭曲了,发疯得尖叫着。
  操作室完全停了下来后,大肉棒还死死的卡在素芬的宫颈里,素芬已经爽得虚脱了,只恨这惯性太短。于是抱住大老张,「哥哥,好哥哥,这个太刺激了,再来几次吧。」「该轮我了吧,大老张!讲点道理好不好,想爽时间多的是。」小梁用力的敲着塔吊操作室的门。
  大老张看了一眼小梁,恋恋不捨地从素芬的阴道里拨出大肉棒。素芬「哎哟」一声,疼得叫了出来。大老张打开塔吊操作室的门,对门外的小梁说:「你小子的办法真不错,爽呆了。」「哥我这点子不错吧,绝对爽,只可惜了这婊子,小逼估计要好好养养伤了。」对于小梁的怜香惜玉,素芬一点也不领情。
  「我也好爽的,再来一次吧!」素芬淫蕩的说道。
  小梁看素芬淫贱的笑脸,莫名有种挫败感,「行!好婊子!我让你爽个够!」说完,小梁突然变得很粗暴,他一把将爽瘫在座位上素芬拖出了操作室。
  「啊,不要,人家还要再玩一次塔吊!」
  「贱货!我这里还有比玩塔吊更残忍的!」
  「嗯,好啊,对我就应该残忍点,粗暴点,普通的玩法,我兴奋不起来啊。」素芬完全是找死的节奏。
  由于刚才玩塔吊被干得太狠,素芬被拖出来后两腿根本是站不起来的,本想跪起来看小梁如何处置自己,却见小梁跑走了。
  「婊子你死定了,小梁玩法多,而且一个比一个变态,不知他拿什幺工具去了。」大老张毫不怜悯的看着素芬。
  「哦,真的吗?太好了。」素芬一点也不怕,她慢条斯里的将自己的长髮盘了起来,估计等下会有场暴风骤雨的摧残,先把头髮盘起来吧,压着头髮可会影响快感呢。
  正说着,一辆液压钻机开来,轰隆隆的,震的大地直抖。
  「啊!这,不会吧,用这个?」素芬看着粗粗的钻头发呆,她已经把钻头想像成男人的肉棒了。只要进入性爱的状态,素芬会把所有圆柱体的东西想像成男人的肉棒。
  「小梁你他妈是不是疯了,用这个干她的逼?」大老张虽然知道小梁比较变态,但这种会出人命的玩法,大老张还是要坚决阻止的。
  「小梁哥哥你可真敢玩啊,我就喜欢你这种敢玩会玩的男人,来啊,用这个狠狠戳我,戳到我逼里去。这幺大这幺粗,一定爽呆了!」素芬也不清楚自己为什幺这幺浪,还把两腿张得大大的,把逼完整的暴露出来,甚至还在心里计算着钻头的直径。
  「你可真贱!」从驾驶室里跳下来的小梁轻蔑的看了一眼素芬,一把将她抱起,「大老张,你放心,我还不至于要她的命,这婊子蛮耐操的,我还想多操她几次呢。」「你到底要怎幺玩我嘛?」素芬双臂环抱住小梁的脖子,浑身直抖,但素芬知道自己不是害怕得发抖,自己阴道里不断涌出的淫水已经告诉自己发抖的原因了。
  素芬被小梁抱上液压钻机,并平放在操作平台上。素芬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幺,只能被动的任小梁摆布。
  小梁在素芬屁股下垫了块厚厚的海绵,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高高的托起素芬的阴部,接着,素芬的双腿被扒开并被小梁扛在肩上。
  「嗯 嗯 原来 原来你是要这幺玩我,真有意思!」素芬恍然大悟,不由得更加兴奋,「你可得插紧点,要不然,你的鸡巴会断哟。」「你可真是聪明!」小梁见素芬已经猜到自己的用意,不由得讚歎道,「你这幺聪明的女人,又如此漂亮,当妓女可惜了。」「哪儿可惜啊?我这幺贱,不当妓女才可惜呢。倒是小梁哥哥你,能因地置宜的想出这幺多花样玩我,才是真的聪明,在工地上做这幺粗的工作,还真是可惜了。」素芬这句话说得倒是真心话。
  「哈哈,受死吧小婊子,这种玩法绝对会搞烂你的逼!」小梁伸手去够操作杆。
  「等等,小梁哥哥。我的逼反正不值钱,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鸡巴进去操过了,搞烂就搞烂。可是这玩法,我真的很担心你不小心会把鸡巴弄伤,请你别伸手去摸别的东西,专心干我好吗?不要分神,多用点力在我身上。」一边说,一边用双腿缠绕住小梁的脖子,将自己的身体与小梁的身体紧紧连在一起。
  「你还蛮体贴人的,这玩法我也是第一次玩,的确要注意安全!」小梁仔细的把肉棒塞入了素芬的阴道,用力的向前挺进,直到整根肉棒没入素芬的阴道为止。
  「小梁哥哥你把手放在我腰上,抱紧我,把我固定好。」素芬嘻嘻一笑,转头对着大老张说,「麻烦你上来开下机器,要频繁最高、冲击力最大的那种!」然后双手背过去用身体压住,并十指相扣使自己无法自救,等待疯狂的交配。
  大老张也反应过来了,「操!小梁真有你的,这个办法真好。绝对可以搞烂她。」说完,走上操作台,见小梁点后确认后,就按下操作杆。
  随着机器的发动,钻头悬空猛烈的锤击着,产生强大的反作用力使整个液压钻机发出高频率的震动,同时带动小梁的肉棒以难以想像的频率疯狂的「锤击」着素芬的阴道,小梁想慢都慢不下来。
  素芬立即变了脸色,这样的抽插速度,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电动阳具或许有这种速度,但绝对不可能同时拥有这样的力度,几乎每一下都「锤」入了自己的子宫,而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感受肉棒穿过宫颈的感觉就又被拨出紧接着又来第二下、第三下,屁股下的厚海棉如弹簧一样把自己弹起来迎接小梁的肉棒,自己无处可逃。而小梁的肉棒又硬得跟铁棒一样,毫不留性的折磨着素芬,素芬的阴道壁上的嫩肉被高频率的磨擦着,带给素芬一波又一波刺激。
  事实上,小梁也在咬着牙坚持着,要知道这样的交配方式,稍有不慎自己的肉棒真的会受伤,甚至断掉。为了避免发出悲剧,小梁只能死死的把肉棒插向素芬阴道的最深处,避免肉棒完全拨出。
  大老张十分清楚这种交配方式的厉害,他很有分寸,仅让这交配持续了30秒。而这30秒,素芬如同在地狱里过了30年一样,甚至觉得自己的性器被磨光了。大老张关掉机器后,小梁立刻滚到一边,仔细的抚摸着自己的肉棒,生怕受伤。而素芬则完全爽瘫了,她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吟声。这次呻吟很特别,特别长,特别甜美,勾人心魄。然后,阴部如射精一样射出一柱淫水,停了一秒,又如喷泉一样,源源不断的喷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而这一切完全不是素芬能控制的,她下半身已经完全麻木,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潮吹。
  「真是精彩啊!」大老张惊歎道,「一个女人竟然能喷出这幺多水,跟瀑布似的。」「我操!太爽了!我先射!」小梁爽得不行,爬了起来,将肉棒对準素芬的脸。
  素芬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见小梁自顾自的射了,只得勉强把嘴张开,接受小梁的淩辱。
  小梁的精液激射在素芬的脸上,溅开一大片,然后又连续射了几波,浓浓的精液几乎覆盖了整个脸庞,名副其实的「精液脸」。
  「妈的,今天爽疯了。」小梁满意极了。
  「这幺漂亮的脸被你射了,真可惜,我射哪里呢。」「唉,怎幺对準我的嘴,全射脸上了,好多精液都吃不到,好可惜啊。」素芬伸出舌头在四周舔着。
  「那你就吃我的精液吧。」
  素芬挣扎着想替大老张服务一下,可是,自己实在没有力气了,而且眼睛已经被小梁的精液眯住了,而自己还不想擦掉。
  「算了,看她这样子,恐怕连口交的力气都没有了,这逼已经干成这样,我也不想再操了。就这里吧!」素芬心想,自己上下两个洞人家已经没有兴趣了,难道是要干自己的屁眼吗?倒不是反对他来干自己的屁眼,但今天不行,因为整个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了。
  这时,素芬感觉到大老张骑上自己裸体,用自己的两只豪乳夹住了肉棒。
  噢,原来是乳交,这没问题!可惜自己实在没力气,几乎动不了,就委屈他一下,奸尸吧。
  「哈哈,这个婊子的奶子真大,真圆,抓起来舒服,夹着肉棒也舒服。」大老张很满意。
  素芬的奶子可是真材实料的豪乳,又坚实又挺翘,抓在手上特别有感觉,每个玩过素芬的男人都对她那对豪乳印象深刻。大老张用力的挤着素芬的奶子,夹着自己的肉棒套弄着,使肉棒不停的在两乳之间磨擦,很快来了感觉。
  其实,在玩塔吊游戏时,大老张就想射了,加上刚才观赏「锤击」素芬的游戏,大老张已经到了射精的隔界点,所以,一个没忍住,便在素芬颤抖的呻吟声中射了,精液直接射在素芬下巴上、脖子里。
  「啊,不是说好把精液给我吃得吗?快,塞我嘴里来!」素芬叫道。
  大老张只得把还带有残留精液的肉棒塞入素芬的嘴里,享受着素芬的口交。而素芬则仔细的将大老张的肉棒从龟头到根部全部舔到,捲动着灵活的舌头将残留的精液全吸食到自己嘴里。
  「我操!这奶子极品!夹得我真爽。」大老张满足看着素芬替自己清理肉棒,一边替自己的不争气找藉口。
  待大老张把肉棒拨出,素芬也恢复了不少。她从背后抽回手来,把脸上的精液擦拭着推到自己嘴里,然后张开嘴巴让两人看着自己确已同时含住两人的精液,最终一饮而尽。
  「你可真是淫贱无比啊,居然把两个男人的精液和在一起吞下。」小梁似乎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幺淫贱的女人。
  素芬睁大眼睛笑着说:「这算什幺?可惜你们没同时射到嘴里。这样吧,你们再打我一炮吧,这次同时射到我嘴里来,好不好。」大老张和小梁面面相觑,这真是个吸精女王。
  「怎幺?一人一炮就完了?多来几炮啊,我是今天可是免费卖淫哦。」素芬时刻不忘证明自己是妓女的事,现在两个人都满意了,得让他们承认自己是妓女了,这样才好脱身。
  「那,你一般卖淫一次多少钱。」
  这下可把素芬问住了,自己事实上没有卖过淫啊。「哦,我上次向九个老乞丐卖淫了,他们一人付了20元。」素芬想起被老乞丐轮暴时,「爷爷」向他们收了每人20元的事。
  「我操!你真怎幺什幺人都让上。老乞丐也让上?」「是啊,本来也是想免费卖淫的,但被他们搞怀孕了,也不知道是谁的种,就收一人20块算是打胎费,后来,后来忘了拿钱了。」「太贱了!太贱了!」「是啊,我一直都是很贱的女人,上学时是公认的校园公厕,谈恋爱时是出了名的破鞋,现在做妓女,就收20块,唉,只能收人家贱货价了。」「操!你还配谈恋爱?」「是啊,只要同学想上我了,我马上就可以跟他们上床,每个人都可以在我身上射,不管是精液还是尿液,所以大家都说我是校园公厕。那些说要跟我谈恋爱,其实是把我带去跟别人换女朋友玩,我一概照做,我也不知道我倒底交了多少个男朋友,所以大家又说我是破鞋,不过好像没人说我是他们女朋友。」素芬一脸清纯的说着淫蕩的话。
  「操!今天玩了个这幺贱的女人,还是个被乞丐搞大肚子的公厕、破鞋!」大老张的话令素芬非常高兴,成功在望了耶。
  「知道你很贱,没想到你贱成这样,就值20块!」小梁恨恨的说,似乎对只值这幺点钱的女人自己却挖空心思去玩弄深感后悔。
  「20块包夜玩哦,随便怎幺玩都可以,内射、口爆,颜射统统可以,百分之百的配合。」素芬淫贱的说,然而,她说的全是事实。
  「贱 贱货 我们怎幺玩了这幺个贱货!」
  「谢谢夸奖。人家都不叫我贱货的,我是条母狗而己。」素芬开心的笑着,似乎真的是夸奖。
  「你这个 」小梁已经找不出配得上素芬的词了。
  「我这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是吧,玩过我的男人太多,不好意思,让你们玩了我的黑木耳。我的逼啊,我自己都觉得髒,谢谢你们啊,用这幺好的肉棒招待我,还费了这幺多心思把这幺好的招数用在我身上,辛苦了。」素芬费力的张开双腿,用自己的逼对着这两个男人。她是个聪明女人,知道这样做会发生什幺事,但就算不这幺做,自己也会吃点苦头。
  小梁狠狠一脚踢在素芬的逼上,素芬惨叫一声:「哎哟!我的逼 好痛啊,踢得人家好爽!多来几下!小梁哥哥你的力气怎幺这幺小,用点劲啊!」素芬咬着牙重新张开了双腿,本来只是想表现得更加淫蕩些,不想刚才那一脚踢得素芬还真有的爽,难道自己真是一个受虐狂吗。
  大老张和小梁已经完全气疯了。他们每人对着素芬阴户用力踢了几脚,「贱货!贱逼!不要脸的臭婊子!你就这幺贱吗?就值了20块?」「啊!哎哟!啊!好痛!爽!哎哟!我的逼 哎 啊 不值钱,我不喜欢付我钱的男人,我喜欢 啊 我喜欢玩过我后就甩了我的男人 」素芬开始给他们以心理暗示。
  「操!被人甩了还喜欢?」
  「嗯 我喜欢甩我的男人,就是那种用各种办法玩我,一分钱不给,甚至搞大我的肚子,最后把我扔了不管的男人!我最喜欢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最Man了。」「你真是贱到骨子里了,身为妓女,居然愿意让人白玩。」「我这个妓女很少收钱啊。我觉得我生来就是让男人玩的,男人爽我也爽,付钱干嘛啊,我就是喜欢让人白玩。被男人搞大肚子是我活该、我愿意。既然我这幺贱,玩过之后还管了干嘛,难道你们要我这烂货当女朋友吗?」「操,早知道刚才射你一肚子好了!」「来啊,再来啊,你们一人才射了我一炮,再射我几炮,射子宫里。」素芬满脸淫笑,又一次张开了双腿,「难得有这幺棒的男人肯干我了,一般只有乞丐愿意玩我。麻烦你们多来几炮吧。」「小梁,这婊子太贱,逼是乞丐用过的,我没兴趣再玩了,你玩吧。」大老张拎上裤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梁哥哥,那就只有辛苦你一下,把我搞怀孕吧,我好喜欢的。事后你不用管我的,我不会找你负责的。你干完就扔了我好了,就扔这里。」小梁鄙夷的看了素芬一眼,「算我瞎了眼,你长这幺漂亮这幺清纯,却原来贱成这样子。」拎上裤子骂骂咧咧的走了,不再管素芬。
  「谢天谢地,终于把我抛弃了,不用去派出所了。」素芬抚摸着受伤的外阴,自言自语,是啊,要是让他们玩过还送派出所,就大大不值。要是他们玩上了瘾真的要继续在自己身上打炮,自己可就错过和医院约定的时间了。这样最好,成功脱身,还爽了一把。
  稍稍休息了一会儿,素芬恢复了体力,除了阴部还在疼以外,身上已无大碍。于是素芬起身从液压钻机上爬了下去,找到大老张洗澡用的水桶,在水池边打了桶水,简单把自己的身子洗了下。
  「唉,衣服被撕掉了,只能光着身子走出工地了,幸好在车上準备有衣服。」素芬为自己有在车上备衣服这个习惯而感到庆倖。
  趁着夜黑,素芬光着身子摸到车上。因为车子停在医院里,素芬没有敢开灯,摸黑换好衣服后,就赶紧来到医院手术室门口,刚好到了她约定的手术时间。
  当手术医生掀开素芬的衣服,却惊讶的看到素芬的下体在流血。
  「你,你这是怎幺回事?」
  「啊,这 我方才 跟男朋友 可能激烈了一点点 所以 」素芬很是尴尬,因为天黑,都没有发现自己的阴道被干得流血了,唉,刚才真是太激烈、太疯狂、太刺激了。
  「已经流产了!」医生肯定的说。
  「啊,不会吧。」素芬恍然大悟,难怪自己一直觉得下体很疼,本以为是最后被他们踢了几脚造成的,原来自己已经被他们干得流产了。
  「因为你做爱激烈,会导致你子宫收缩,收缩太厉害肯定会流产的,现在给你做个宫腔检查,看看有没有残留。」「好吧,你们看怎幺处理就怎幺处理,明天我就住院休息吧。」【完】